这是一个创建于 5109 天前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发生改变。

【第三期中国华尔街资本沙龙成功举行】第三期的中国华尔街资本沙龙“迎接私人股权投资黄金时代的到来”已于2006年5月30日在上海成功举行,超过50名来自于上海、江苏、浙江以及香港的私人股权投资机构以及证券公司、律师事务所等机构以及包中国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编辑记者,在严谨而热烈的氛围中进行了约3个小时的专业研讨,主题演讲人王恩强先生以及众多与会嘉宾均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和观点阐述。

主要的与会来宾的名单如下:

王恩强 主题演讲人,天增地长投资管理公司合伙人 
魏德俊 中国华尔街网 总裁
关歆 中国华尔街网 研究主管
张志军 上海市法学会 执行编辑
周松涛 紫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基金管理部 业务副总裁
裘坤 乐通投资集团 经理
王芳艳 21世纪经济报道 经济版记者 
倪受彬 上海对外贸易学院 金融法研究中心负责人
吴建峰 奥登投资基金 VP
全雳 海奇国际投资集团 海奇(中国)投资基金 合伙人
朱茵 中国证券报 记者
洪榕 证券之星 总经理
翁怡诺 三菱证券大中华风险基金 董事
陈琳申 Venture One analyst
张晨昊 英国《金融时报》上海分社 研究员
朱晓云 财通证券 嘉兴勤俭路证券营业部 总经理
吕霞 上海泛亚策略投资有限公司 投资经理
沈晓雷 上海国鑫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投资部副经理
刘盛 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 审计师
惠锋 联信资本(香港)有限公司 董事总经理
卜文渊 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 HK Branch Associate
唐韬 信诚人寿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 业务主任
鲍正熙 PilotVest Investment Consulting(Shanghai) Co.,Ltd. 副总经理
钱振东 万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项目经理
韦红松 万顺昌集团有限公司 投资及业务拓展部部门经理
刘亦浩 Mesotron Corporation 董事
赵铮 Green Shiled Investment Group 战略合伙人
胡文元 Mesotron Corporation 副总裁
马向阳 南京海联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董事长
曹旭东 上海澄阳投资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
朱春霞 Shanghai Haishi Planning Dept.
赵昭阳 上海金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执行董事
裴刚 上海证大投资 能源事业部 业务经理
陈尖武 汇富金融集团(上海) 副总裁
刘浩军 中金投资集团 投资经理
徐青 南京证券有限公司 上海投行部 高级经理
丁承 上海泛亚策略投资有限公司 副总裁
董宇 国信证券 投资银行上海业务部副总经理 保荐代表人
钱汉东 华欧国际证券 联席董事
陈青 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 审计师
傅明 昊立文礼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黄异 花旗银行中国区企业银行 客户经理
周军 富银投资 
DEXIN ZHOU Bard College sophomore
许磊 McGill University 
嵇伟卿 上海财经大学 研二
魏凯 华师大金融系 研二
唐振国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研二

会议现场的图片:



主题演讲记录:

中国华尔街“资本沙龙”第三期
迎接私人股权投资黄金时代的到来
2006年5月30日,星期二,上海
6:30 p.m. ~ 9:30 p.m.

中国华尔街魏德俊: 大家晚上好,首先我代表“资本沙龙”的主办方中国华尔街网和中国华尔街研究院对各位的带来表示欢迎。中国华尔街资本沙龙是由中国华尔街网与中国华尔街研究院共同发起主办的系列高端金融实务研讨沙龙,面向国内从事金融证券等各个实务领域的专业人士,提供一个具有高度专业水准的思想交流与对话平台。今天我们很欣慰地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老朋友的面孔,同时特别欢迎许多新朋友的加入。。

今天我们资本沙龙的主题是关于私人股权投资,这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今晚我们请到的是主题演讲人是王恩强先生。王先生是一位资深的风险投资/私人股权投资业内专家,他拥有超过7年的风险投资行业工作经历,曾服务过的投资机构包括:TDF中国基金、上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华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并作为基金投资的重要成员,主导以及参与了多起业内重要的交易。目前,他正在进行一次重要的事业转型,投身到私人股权投资行业,将与国际顶级的私人股权基金合作发起设立中国基金。再从事风险投资工作之前,王先生服务于上海市政府研究室,从事科技产业和综合经济政策相关研究,其间作为主要成员参与了上海市发展发展科技产业重要政策“十八条”(《上海市促进高新技术成果转化的若干规定》)的起草,对科技产业的发展拥有深刻的认识和管理经验。因此,他非常熟悉科技产业和资本运作。

在王先生作主题演讲之前,我要介绍一位特别嘉宾,也是我们中国华尔街的研究员倪受彬博士、副教授,他同时也是上海对外贸易学院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倪博士目前正接受上海市人大的委托,在为上海市针对风险投资立法政策方面作支持方面的课题。他也希望借今晚这个机会和各位在座的专家们进行交流,听取一些意见,来反映到课题中去。

现在就让我们进入今晚的第一个环节,请大家欢迎王先生来作今晚的主题演讲。

王恩强:听了大家的自我介绍之后,我感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不发展是不可能的,发展慢了也不可能,想压抑也压抑不了,这就是我国现在资本市场发展的态势。今天主要希望和大家分享以下几个观点:(1)发展高效的资本市场应该成为中国的国策,而不是一般性的政策,更不是临时性的策略;(2)私募股权市场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础;(3)发展私募市场必须尊重契约自由原则,否则金融创新不可能有更大地发展;(4)中国必将成为世界性的私募股权投资中心,同时也会成为全球私募股权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从全球发展的潮流来看,整个世界正在走向一个围绕着资本市场这根主轴而展开的一个资本市场运作的方式。我们以前说政府调节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更早的时候是讲计划经济。之后讲要用两条腿来走路,两个手来调节经济。但是不管如何发展,从整体来看,作为一个市场,它的发展是有着一根主轴的。这个主轴就是资本市场,就是怎样配置金融资产和金融资源。早在1817年2月25日,美国刚度过荒蛮时代的时候,美国移民从当地印地安人那里用24美元买了如今的曼哈顿。美国人都是用市场的方式来解决了他们的国土问题:从拿破仑那里买了路易斯安娜,从俄国那里买来了阿拉斯加。然后,正式这批人成立了纽约股票交易委员会,即当今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前身。可以说1817年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年份,对我们而言,1820年则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待会儿我会提及。言规正传,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证券市场,他们在体制创新、交易创新等各个领域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包括他们在战争时期的融资等等。现在我们说美国强大,并不是因为他们的GDP,也不是他们的军力。这些都只是“果”而不是“因”,都只是表面,而不是本质。本质在哪里?本质就在于他们的创新体系。这个创新犹如熔岩一般从地底猛烈地喷射出来,其来源就是资本市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推动了美国经济具有爆发力的持续增长。那么从风险投资的情况来看,最早可以追溯到四五十年代,在MIT成立的风险投资机构。他们是现代意义上以科技为目标的一种投资方式。但是,究其概念,我们可以追溯到英国女王参与那些欧洲航海家的投资上去。现代的风险投资已经发生了变化,按照OECD的观点:向那些高速成长的企业进行投资,是High Growth,而不是Hi-Tech。记得当初在写十八条时,我在辩论的时候就提到资本是租赁的,它是向着高利润的地方而去,不是向着高科技而去的。高科技并不意味着高收益,只有当高科技变得高收益之后,两者才会变得一致。但是,这个要依赖于整个社会上有着平均收益率得存在,当竞争使得不靠创新就没有超额利润的时候,那么资本就向这个方向流动。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条件下,当利润趋于平均化的时候,当那种垄断利润渐渐消失的时候,创新就成为了唯一的超额利润来源。超额利润的来源又会在财富推动下去推动那些创业者再次创造新的事物,它的产业结构就会成为一种增长态势。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在以资本市场为主体的金融市场上,它大量地调动社会资源,引导企业不断向这些新创企业、高技术企业、高科技企业进行投资。这就意味着大量的资金被聚集起来,被投到这些先锋企业之中去。可以说,美国的产业结构,尤其是近几十年的产业结构的变动和风险投资的变动方向是一致的。美国作为世界科技发展的一个策源地,创业投资是它产业结构变动升级的主导机制。在目前的这些热门产业,比如:基因工程、生物医药等等。在科学研究突破的带动下,科技的发现并不直接导致技术的产生。在商业领域,更多的是在这个领域去寻找对整个经济具有推动作用的东西,这样就会慢慢转化为技术上的突破。这些技术的进步可能会在将来带来不可相像的变化,给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多姿多彩。作为投资家,我认为我们要更多的投入到这个领域中去,尽管可能存在着泡沫,但是我们需要去发现那些在将来可能成长为巨人的企业。

现在说说刚才提到的1820年,这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这年中国占世界GDP的28.7%,将近1/3的世界GDP总值。当时,中国是世界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但是那时中国的资本市场不是发展慢,而是相当的不发展,可是,之后的世界史的发展我们也都可以看见,中国被甩开了一波又一波。差不多之后一个世纪,我们才踏上了资本市场的道路。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中国在上个世纪四句非常重要的口号,可以反映出我们的这种变迁。第一句便是孙文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差不多过了25年左右,也就是1949年左右,我们又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内”。又过了25-26年,大概在1976年左右,又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之后的种种口号都可以凝结为一句话,那便是“发展是硬道理”。所以我们走了一个世纪的下坡路,在这样折腾了一个世纪之后,才走上了资本市场的道路。中国的崛起是为了找回自己大国的尊严,寻找到那个应该属于我们自己的地位。再来说说我们的长江三角洲,它从明代起就一直是中国的重要经济中心,不过它现在落后的15年,这个15年它不是中国经济的老大,怎么计算出来的呢?这个落后就体现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5年!通过这一系列历史的比较,我们可以得出发展资本市场是我们必须要走的道路,而且是必须要走好,搞好的一条道路,否则很难成为一流的国家。

我国目前的资本市场已经发展到了即需要也非常迫切的时刻。目前企业融资的方式是扭曲变形的,银行贷款占到我国总融资额的80%—90%,资本市场所募集的自己大概只有10%左右,其中公募的大概占到15%,私募仅占3%左右。只占那么小份额的私募融资,怎么可能支撑得起如此大得经济体呢!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已经或者是即将进入这个行业的专业人士,我坚信大家进入这个行业一定会有大的发展和美好的未来。再来看看我们的证券市场的改革,尽管我们目前已经开始逐步实行全流通,但是这个道路还是漫长的。因为全流通仅仅是解决了这个市场上隐性的问题,没有解决其本质问题——怎样保护投资者利益,怎样提高市场对配置资金的效率,怎么使投资者和募资者在交易中减少交易成本。未来的法律制度建设包括提高违规的成本,加强监管,保护投资者利益,更要的是提高信息的可获得性、透明性和准确性。只有这样,我们的市场才能有效地把各类资产配置到各个部分中去。

现在来谈谈加强以私募股权投资为核心的资本市场建设。我们的资本市场缺什么?(1)缺少良好的法制环境,这是最大的缺陷。(2)缺规范化的机构运作。现在的很多投资机构大多是呆在境外,对内进行投资。他们的这种行为是为了规避跨国界的法律风险。回顾我国机构化的发展,在98-99年间,曾经出现的创投公司等等诸如此类的公司有2000多家,控制的资本达几百上千亿人民币。但是这个仅仅是赶热闹,而不是真正的成熟的投资。一旦到了之后泡沫破灭了,大量的机构就改头换面撤资了。最近,从去年开始的IPO热使得这些资金又逐渐的回来了。这次回来的不是当初的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而是私募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可以说这个是个好现象,可能会存在着泡沫,但是至少它可以教育整个社会去认识它。就好像当初互联网不赚钱,但是仍然不断号召大家去用E-mail一样。但是,也不要因此就高估了我们机构的发展。

其实,我们的机构的发展还是很不充分的。机构发展的不充分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这个领域内,我们要有有限合伙人,他们只出钱,作哑巴,控制关节点。普通合伙人则是机构的主要掌控者,他们决定着基金的命运。他们两者之间有着种种相互制约的关系。我们国家的法律在这方面还不是很完善。再次,我们若是要建立这样的机构,缺少的是成熟的有限合伙人。普通合伙人固然缺乏,但是我们更缺的却是那些真正懂得运作规则和法规政策的有限合伙人。我们目前的有限合伙人往往是参合到项目的选择中来,比较俗气的说法就是“下厨房”。目前的一些成熟的有限合伙人是政府出面,拿钱给他们,规定他们必须如何如何做,对于其中的规则并不是真正的了解透彻。所以说我们的专业队伍还非常缺乏。我们现在都在说外资机构气势汹汹,其实我觉得反而是好事,我们大量的进入外资机构工作,累计了经验。等到机会成熟后,跳出来做合伙人,运作自己的机构。这样看来,外资机构反而是在为我们培养成熟的合伙人。当潮头涌来的时候,我们去迎接它,进入它。当它褪去的时候,我们也跟着出来去进行创业。所以说,中国人不用担心被外资分羹,我们不但会有自己的那份晚餐,还会有自己的中餐和早餐。

现在来谈谈为什么说私募股权市场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础。我们先来看看我们的上市公司都是怎么上市的呢。我非常反对一个词,那就是“包装”。尤其对于我们这些业界的朋友说来,“包装”这个词可以说是一种耻辱。为什么?原因就在于不真实。我们的这些上市公司都没有经过良好的上市辅导过程,往往是倒爬楼梯,即先上市,再慢慢学习如何去管理一个上市公司。我们的上千家上市公司,到底有多少是进过了机构投资者的辅导,把他们的公司治理、商业模式、法律过程、人力资源、企业管理都整理过之后才上市的。可以说,只有进过了这么一个过程再上市的公司,才是对我们的股民是负责的。像这种像扔炸药包似的,把公司扔到市场上去,不透明的信息,怎么能让我们的公开市场为人所信服,让人放心得健康发展呢?若是我们的私募股权市场有比较快的成长,能够在这些机构的辅导之下,使得这些企业正规化、合理化、透明化,使他们明白怎么去承担他们的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如果真的做到了这样的话,我们的资本市场就有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所以说私募股权市场的发展不是像大家现在看到的那样是一时间热了起来。其实,社会上太需要私募股权机构了。美国的那些明星公司,大部分都进过了私募股权机构的投资、辅导、甚至是各种各样的变动,使得公司成为能够为公众所信任的上市公司。所以,私募股权市场是作为一种投资制度的选择,它是我们市场最基础的东西。除此之外,不仅仅对证券市场,它对我们的银行也会带来好处。公司信用增加了,更加正规化了,那么银行在贷款给公司的时候所存在的风险也就相应的降低了。那么为什么它们会实现这个目标呢?因为它们是专业的机构,而且有着比银行更大的动力去做这件事情,那就是让公司透明化,让公司的问题暴露出来,找出方法来解决它,开拓它的市场,增加它的人力资源等等。诚然,它们的分成要高于银行,但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才更会让它们去客服信息的不对称,把企业所缺乏的那些东西给注入进去。所以,私募股权机构无论是对直接融资而言,还是对间接融资而言,都会带来极好的影响。

私募股权投资要大发展就需要相应的立法也跟上来。刚才倪博士也介绍了他正在为人大的风险投资立法做课题,我建议这个要改改,应该说是私募股权,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毕竟风险投资仅仅是整个私募股权投资世界中一小部分。对公司而言,在没有上市前都应该受到这个法律所保护。上海作为金融中心、改革中心、创新基地,应该在建立市场的基础上多作贡献,这些口号不应该是喊出来的,而应该是建设出来的。我也曾在机关中工作过,也喊过这些口号,但是在自己的实际工作中,更多地了解到我们需要了解它的实际情况,把它一步步地做出来。现在有很多同志一直做的仅仅是重复风险投资的概念,而没有真正的深入下去,不愿深入去发现那些盘根错节的结构,不愿去发现那些宏观和微观联系的通道,如果都是这样的,我们怎么能立法呢!如果要立法的话,我认为有三个前提:(1)必须有利于交易成本的降低和交易效率的提高;(2)必须有利于风险和收益的合理分配,比如说目前的同股同权是否公平。

说到这个,其实就跟我下面一个主题有关,即尊重契约自由,是发展私募市场的关键。在坐很多朋友都在外资或是合资的机构工作,接触和使用很多金融工具,其目的就是为了避险。为了获得超额利润,就必须充分利用信息,而且要比银行更积极地去调动力量来进行投资对象的研究。若是没有契约自由的保障,这些金融工具统统无法使用,就无法保证投资者的利益。


最后来谈谈中国必将成为世界性的私募股权投资中心。以前有过这么一个词,叫做“中国机会”,正是这个“中国机会”推动了一轮又一轮的对中国的投资和来中国寻宝的机会。可以预见,“中国机会”还会继续延伸下去。

首先,从地理上来讲,80年代有珠三角,90年代有长三角,新的十年有环渤海湾地区,我认为再一个十年应该就会是中部地区了。当东部发达起来之后,我们会渐次地向西转移。西部目前正在进行基础建设和前期准备,然后便会渐次地转移到那边。曾经有个老外问我,中国真的是否有那么多的机会。我告诉他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中国准备了这样五个接力性质的投资平台,就这样经历了一圈之后,风水转了一圈之后,中国就可能已经会成为一个世界经济老大了,也可能就能找回那以往的荣耀了。

但是,也有人肯定会说中国还有很多危机。比如: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就便宜。买石油,石油就涨价。买铁矿,铁矿石就加价百分之七八十。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经济的发展还能延续多久?我要说,中国所有的这些危机,换个思路看起来,其实都是机会。对于国家来讲,宏观看起来,似乎是危机。但是对于所有的商人来讲,却恰恰是机会。联合国去年的统计表情,在新能源的投资上,中国占第一位,有600多亿。这600多亿对商人来说,就是追逐利润的重要来源。卖什么,什么就便宜,就给了我们压力,要我们在产品中增加更多的附加值,这就引到了创新的话题上。所以说,中国经济的延续,一定要靠创新来解决。第十一个五年计划中,清清楚楚地交代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机制在哪里,即创新、资本市场、环境保护、以人为本等等。这些要素全部加总起来概括地说,就是我们要以新的方式,即科学的方式、以创新的方式来解决我们中国经济未来几年的发展问题。我们再来看看国家的规划,要在20年以后,达到翻两番的目标。这个要求是很高的,没有一个经济体曾经达到过,包括美国。这样的年增长率应该是保持在7%左右。这样的增长,需要多少的资金支持?曾经有国外机构预测过,到2010年,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资金支持为50万亿。这50万亿靠什么?靠银行?靠目前这样的分配、融资形势可以实现么?这决不可能。资本市场一定会在这个过程中扮演更大的角色,而且也会催生我们的资本市场有一个超常规的发展。

再次,中国的IPO数量会大幅度增长,而且可能会成为世界IPO数量最多的国家。每个国家的交易所都会挂上中国公司的名字,若是没有中国公司或是中国概念存在的话,我敢肯定,那个市场肯定不是一个活跃的市场。那么多的IPO必然会实现我们一代代创富的梦想,社会公众对财富的荣耀也会在这个过程中被点燃起来。创富的概念会变得越来越普遍,成为一种社会的常态,而不是现在经常媒体报道的那样的明星企业家和公司。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使整个社会和谐、富裕、发展。在富裕的同时,要更多地担负起社会责任。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企业要去IPO呢?这其中是有着一个内在原因的的推动的。这是一个隐性合约的问题。因为当机构取得了公司的控制权之后,他们最大的目的就是希望让公司上市,然后以一个高价撤出,然后给企业带来的就是股权的分散化,这是公司的创始人们所需要的。因为这样可以使得他们重新回到公司最大的股东地位和最大控制上来,更多地取得自己的发展空间。所以IPO于机构和企业家而言是双赢的,所以IPO会大幅度上升。IPO数量增加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兼并浪潮的兴起,创新公司往往都是小企业,往往需要通过兼并或是并购的道路才会进一步发展壮大起来。这其中又为广大私募股权机构、咨询公司提供了商机。

我想今晚我就讲这些吧。谢谢大家!

自由交流与问答

昊立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傅明: 关于同股同权的问题再具体深入地说一下。企业的存在总体可分为三种形式:独资(sole proprietorship)﹐ 合伙制(partnership)﹐ 以及股份制公司(corporation),根据我国目前的法律规定,在一个新公司成立之前,独资和合伙制的企业可以约定是否同股同权,而股份制公司必须是同股同权。当然,有时候也会出现可以不同股同权,但是在工商局审批阶段会出现问题的现象,这种情况通过律师的帮助可以解决,只要符合公司法的规定就行,当然,具体问题也要具体分析了。

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副教授倪受彬:本次研讨的话题对在座的各位都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政府的关心对中国VC和战略投资推进的作用是很大的。我自己有法律北京,立法来自于业界,只有通过各方面信息的分享才能从根本上而不是表面上解决问题,希望大家能跟我接触和交流。谢谢!

三菱证券大中华风险基金董事翁怡诺:我说一下VC&PE黑暗的一面,在股权市场的黄金时期我要问大家一句,PE真的是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好吗?这里有几种可能:
a)太多新人都介入这个市场是这个市场的竞争很激烈,但只有一部分人会有足够好的项目。为什么基金能挣很多钱?他们的成功是有了强大的资本市场作后盾的。只要能上市,夹在中间的利润就能显示出来
b)01和02年是投资业的寒冰期。好的日子是有周期的,并且周期永远是主旋律。VC&PE虽然说是在Initial Stage,但是从技术和行业的角度说已经是过热了。
c)如果资本市场有一个突然变化的话,投资者很难退出,往往的做法只是等待另外一个周期。
d)外资在中国的基金很有投机性,他们会在中国投入很小一部分钱但是会对中国市场有影响。要强调的是中国的核心行业不能被外资所掌控,否则对我国的产业肯定有很大的负面的影响,这是私募股权黑暗的一面。

Q: 大家都知道股票的投资很具有投机性。我的问题时,PE的价值来自哪里,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怎样才能得到?
三菱证券大中华风险基金董事翁怡诺:我不认为基金带来了很多的价值,而且他们相对比较封闭,和基金合作最重要的是和人合作,不同行业的人会带来完全不同的价值,关键是里面的管理者怎么样,而不是基金本身能带来什么。

Q: 那么什么样的人能够介入于PE,还有选择管理人的标准,或者投资对象的标准是什么呢?
三菱证券大中华风险基金董事翁怡诺:入门者需要非常广泛的知识,一定要有法律、会计、交流、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综合能力,还有对商业的敏感性,也就是发现商业机会的能力。一般来说能够再投行里面做到Associate或者在会计事务所里面做三年左右的时间再转到PE的话问题不大。

选一个好的公司或者管理人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并且这里也没有什么标准可言,决定于不同的行业,看那些管理人是否适合做他选择的这个行业。总之,投资有很大部分的运气成分的。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Integrity的重要性。PE其实也要靠一部分运气,而且它在本质上和基金和股票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尽管多少会有一些经验和理解的差异,但是绝对不会有本质上的区别。

证券之星CEO洪榕:我也来说几句。我有个在高盛做投资的朋友,曾经投了400万美元全部在小公司上面,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和进步,最终回报回来3000万美元,其中是有很多因素的。融资是和IPO关系很密切的一个金融工具,不同的理念可以引起不同东西的流动从而带来商机。在刚刚过去的十年中,第一次理念的改变是Internet的兴起,它加快了信息的流动然后带来了无限的商机;第二个改变是由于Real Estate的发展,它带来了人的流动,降低了户口成本,也带来了很多商机;而以后的机会所在是人民币的流动,通过国家政策不断放开对外汇的监管以及外资的进入,加上企业股权分制改革的事实,必然会加快钱流动的成本,相信这次带来的商机比前两次还要大。

(发言人名称不详)我是做投行的,但是跟PE的关系也很接近,我发现国外的PE对国内的市场很感兴趣,但是他们往往很难发现一些好的项目。比如说国内的国企改制造就了很多很多效益很好的中小企业,但是往往难于被国外的PE所发现,而国内大家都看得好的企业不可能会有一个好的价格。所以国外的PE想在中国发展,但是由于不熟悉国情,所以大的发展可能性不大;同时国内的一些PE也在发展,但是和国外的PE水平和实力的差率还是很大的,主要是在于融资到钱的能力比较弱。所以我认为未来的走势应该是国际的资金和国内的公司联合起来,既能有强大的资金来源又能找到好的投资对象。大家都是也竭力的人,都知道这个过程不可能会很顺利。政府虽然在不断放松管制不断改变,但是永远不可能满足于学界和业界的需求,这个也和中国的历史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Q: 我是做证券期货的,我也有个问题相问大家,如果在一个产业里面有2个或者3个最强的公司,那么是不是把所有资金分散开来分别投入这几个公司里面所得的收益往往比集中资金投在一个公司的收益要大?对于PE来说怎么样?

三菱证券大中华风险基金董事翁怡诺:对于PE来说,人力成本一般都比较高,往往每个项目要1千万到2千万美元,光撒网的投资方式无异于有些赌博的性质。国外的PE投资它往往是想能够控制你的管理层,然后能够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管理公司,比如更换管理人员,或者把公司不好的部分卖掉。广撒网的方式也有些像VC,但是一定要能看清价值。

而且对于PE来说,想全部投资某一行业的强头也很难,比如国美,用乐,美宁,他们绝对不会同时让你把钱投进来以至于控制他们的管理层。

记录整理:嵇伟卿,许磊

中国华尔街网
中国华尔街研究院
2006年6月6日

2006年5月30日 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