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SS(压力)和LOSS(损失)--投资理论的重大缺失点

By jeffwei2017-02-08 20:06  发表于  中国华尔街社区
本文作者为久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伟东先生,已经作者本人授权发表于CnWallStreet.com,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今天我和大家谈些正统“证券期货投资学”的误区,谈投资中的两个关键“S”——STRESS(压力)和LOSS(损失)。

images.jpg

 
几乎所有正统投资理论都直接忽略它的适用者是谁,好比药片从不注明哪类人不适用。准确讲,投资理论的适用者是人的神经系统,更准确些——人体植物神经系统。据说中国古代有种酷刑,叫水刑,把人绑住后在其头上滴水,一个节奏,滴在头部同一个地方,日夜不停,这就是第一个“S”——STRESS。在持续压力下人会崩溃。而我们的唯一对手——市场,完全没有这些问题,面对如此大的战略劣势,投资理论和投资者们,却都只顾剖析市场而忘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人体植物神经系统及压力对其影响的概论”应该加入《投资学》第一章,推荐大家读《Why Zebras Don't Get Ulcers》或另外这方面的好书,至少三遍。不然其他搞再多都是无本之木——白搭。这里简单列几个要点:
 
  • 对压力的应激反应是由大脑指挥交感神经和荷尔蒙两个系统完成。三个最主要应激Hormone: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和皮质激素。前两者是对付入侵者的枪支(主要和焦虑有关),后者是坦克(主要对抑郁负责任)
  • 人体对身体压力和精神压力的应激方式完全一样,①不管是后面有狮子追,②还是当毛脚女婿第一次上门,③或是大脑受伤,应激荷尔蒙都是把能量和养分集中到四肢骨骼肌,以利于搏斗或逃命。用于第一种情况就是快跑——Great Move!用于第二种情况则是莫名其妙的无厘头,用于第三种情形反而对大脑更加伤害!在上亿年的进化史中,不管人类还是斑马都主要面对长期的身体Stress,对精神Stress缺乏进化压力,导致人体应对精神压力时错误百出。在持续压力下,这些应激荷尔蒙摧残所有有利于人体长期建设的系统和器官——消化、生殖、心血管、免疫、疼痛感知和大脑中负责学习和记忆的海马体,加速其老化。难怪巴菲特说,他绝不愿意用一晚的好睡眠去换任何的投资机会。由此可见,“自我”是战胜不了,也不能去战胜的!
  • 男、女的压力应激反应有很大不同,男的Fight挣扎/Flight逃跑,女的经常Tend照看好(孩子或持仓)/Befriend寻求帮助。年纪越大承受压力能力越差。这意味着不同性别和年龄所适用的投资方法都可能不同。
  • 压力和焦虑已经通过间歇性增强(Intermittent Reinforcement)的方式使我们对其上瘾(比如付钱坐过山车,一天不看行情都难受)。对波动刺激快感上瘾的危害还是其次,更主要是这种快感过去以后,人脑经历的“多巴胺低潮”更加难熬。我们渴望市场天天开门还不算,还要它24小时交易,这使我们处于constantly永续性和市场玩投资游戏的巨大危险之中,却浑然不知。

 
所以,显而易见,Stress的成因、危害以及如何对其进行管理,应先于任何方法论放入投资学中去。而Stress管理的一个核心之一就是另一个“S”——Loss(损失)的管理。
 
从心理学角度出发的Loss大致有两种,一种叫Personalized Loss,简称“PL”(个体化了的损失)和Externalised Loss,简称“EL”(外源化损失)。赌博或投机的损失都马上被大脑确认为个人身价的损失,都是“PL”,而企业经营亏损、长期投资价值的下跌或水果商存货烂掉等,大都被大脑确认为成本或短期波动,称为“EL”。显然“PL”是Emotional(感情化的)而“EL”不是,“PL”容易带来Stress而“EL”几乎没有。尽管在某个计算时点上它俩其实相同。它们之间经常可以转换,比如:国足输球本是“EL”,但你把自己定为其球迷,则立刻变成“PL”,从而Emotional。
 
另一方面,所有带来损失(不管是“PL”还是“EL”)的事件可以分为连续事件(continuous event)和不连续事件(discrational event)。在市场里的持仓、头寸是连续性的,属于前者,赌马赌球等属于后者,有固定结束时间,下注后不能更改。当你把“PL”(即投机和赌博)和连续事件放在一起,就得到了一个最灾难性的组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在市场里赔钱的一个重大关键。因为一个“PL”在连续事件中会大致走过一个“Denial(否认)、Anger(生气)、Bargain+Begging(讨价+恳求)、Depression(低落)、Acceptance(接受)”五阶段心理过程,极度放大Stress影响和伤害,并让亏损额失控地放大。“PL”必须不连续,有事先明确的亏损额和出场点或出场时间。要在市场里连续呆下去,则必须确保你的损失是“EL”,因为市场主要靠击溃你的心理承受极限来赚你钱。例如美元/人民币期货,我就把它想成用人民币换点美元,最多加很少量的单边投机,少到不用看盘。如果我加杠杆下大注,那就是“PL”,则必须定亏损额和出场点,并机器化操作,一局定胜负。但我不喜欢也没时间和精力这么干。
 
最后一个重要概念叫“Loser’s Game”失败者游戏。同样打乒乓球或网球,职业选手和业余菜鸟玩的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游戏。前者玩的是“Winner’s Game”(胜利者游戏)——80%靠精准进攻得分,而后者玩的是“Loser’s Game”(失败者游戏),80%靠对手失误得分。竞选可能是典型的“Loser’s Game”——依靠想法让选民不选对方而胜出。比如,希拉里最近要求调查CIA局长是否受Trump指示,在最后关头重启她的邮件门调查,并使其落败。
 
很多时候很多领域,我们的焦点就应该是把球打过网并且不出界就行,而不是尝试扣球。作为一名基金经理,随着你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覆盖的行业越来越多。市场信息越来越透明,竞争越来越激烈,你越来越是一个“Loser’s Game” Player。当然,在条件成熟时“Loser’s Game”可以转变成“Winner’s Game”。
 
以我的美元期货多头为例:首先确认这是我愿意玩的“Loser’s Game”,主因除了那些众所周知的基本面外,还有我说的美元作为一种资产,当前已变成了“中国一线城市的房地产”——限购限价,政府想它涨又怕它涨。所以决定买一点。
 
其次,决定采用“EL+连续持仓”组合,而不是“PL+不连续、单次赌局”组合。将其看成把国内人民币换成美元了,如果换亏了就亏了吧——把一个不太严重的命运真正交给美元了。“EL+连续事件”赌的是一种长期判断——你身价的终极命运(你投身到哪一行业、移民哪个国家或跟哪个领导等都属于此类),而“PL+不连续事件”赌的是这一局。我们最常见的错误就是:研判的大都是中长期,而在市场中却用“PL”去实现结论中目标。不选后者的最主要原因,一是我的工作重心不在这里,二是我的个人风格问题。
 
索罗思1992年击败英镑的交易是个“Winner’s Game”,据他自己的书里称,是在去过联邦德国总理家,确认西德不会用贬值马克来支持英镑留在欧洲共同货币体系内后,回去叫手下米勒double了英镑空仓。我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不能加大杠杆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WINNER’S GAME”)。(王伟东 2017/2/7)

1 个评论

不错的视角,有借鉴意义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